忘了加盐

暂更中

如果我重生

4
安月形挂完电话后,照着剧本又拨了一通电话,对方不到几秒就接起来了

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「温锋,你居然敢回来,躲了那么多年」声音尖而刺耳

安月形「长话短说,他们出现了」语气平淡
对方「这···这不可能,这世上没有鬼」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

安月形点开一个资料夹,顺手将东西寄给对方「证据已经寄给你了,爱信不信」

对方似乎点开了什么沉默了一下「你确定不是金宥军搞的鬼」声音恢复了冷静

安月形冷笑一声「一个精神病能做什么?」口气带着鄙视

对方迟疑「金宥军疯了?」

安月形「没疯但和疯了差不了多少」

对方「你做的?」口气笃定

安月形「不是我,当初他回国时知道金澄悦失蹤时,人就不对劲了」语气有些漫不经心

对方「真不愧是温大少爷,人在国外动作还么多」语气嘲讽

安月形冷声说到「闭嘴,邀请卡你也收到了吧」

对方「怎么了,你要去」

安月形「我到要看看是谁在搞鬼,这件事也该解决了」语气充满狠戾

对方「你说这件事是某人指使得」

安月形「要不然真是鬼吗?楚彦妃,你智商都喂狗了吗?」嘲笑的意味不明而喻

对方气急败坏的说「你··你···」

安月形「我要你假装是我的女伴,我在聚会地点等你」说完,电话直接挂掉,不等对方回应

木岚刚从录音室出来,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就走了过来,面容冷峻的男人用着公式化的口吻问着木岚歌录好了没

木岚只简短的应了声

男人似乎也习惯了木岚的沉默,接着就直接说起近日的流程

木岚沉默了一下,随即便说自己下个星期要去个聚会

男人点头深思,「知道要休息了,你小子也该好好休息了,对了你现在病情好点了吗?是该休息了···」口气透着欣慰,自顾自的说话也没有要等木岚回答的样子

木岚「?」

叶想还在家中,四周是一片黑暗,厚厚的窗帘遮挡住了阳光

叶想思索着这次自己的这个角色,当照到太阳时会不太舒服,体温也异常的低,原以为是恶魔猎人的关系但似乎又有些不太对劲

自从叶想来到这次的电影就从未出过门,一开始以为是因为金宥军这个哥哥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保护过度

但木岚从一开始就没有限制过自己的出入

叶想看着自己的剧本上写着活动范围这栋房子,只能默默的又45度角望天

天黑,木岚就带着叶想出发

木岚开车,不时还借由后照镜瞄一下车后座的叶想

叶想闭着双眼,斜靠着车窗,内心有些不安,心想等下就要见到那个人,曾经的敌人,安月形,那个令人感到敬畏的人,要是被发现自己是曾经那个恶魔猎人,那后果想都觉得背后寒毛都直立了

但同时,叶想也觉得可笑,或许安月形早就遗忘了自己这个人,自己可能将自己看的太重,毕竟没有人会记得一个已经死了人

沿途都是高大的树,在黑夜裏,环境显得十分阴森
远方可以看见一栋别墅,即便附近都是高大的树四周都是一片漆黑,但那个别墅却特别的显眼,一眼就可以看到

别墅的外观已深咖啡为基调,即便現在已經是炎热的夏季依旧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慄

木岚将车停放好了,转头准备要叫叶想起来,但在转身那一瞬间,身形有片刻的顿住,随即又反应过来,说了句:「小悦,该醒了」声音平缓如同
往常一样

木岚的内心却并非如同表面平静,那一瞬间他居然将车后座的新人和曾经的那人重叠在一起,不禁觉得有些可笑和失落

叶想睁开双眼,正巧对上了木岚的双眼,两人将这样望着,气氛顿时有些尴尬

叶想最先转过脸,含糊的应了声「嗯」

两人并一同下车

评论(1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