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了加盐

理想向着小白发展,
现实却成小黄奔去

站tag抱歉,三天删tag

对不起,在此献上十二万分的歉意,很感谢一直以来看我的文的各位,未来我可能不太有时间上网,所以“如果我重生”和“后来的我们”会断更一阵子,但我会尽力将这两篇文更完,可能速度会很慢

还有其实我一直想说,谢谢小小年糕大大,当初我是看了您的文入圈的,这些日子以来,我非常感谢您,因为您时常都是第一个看我文的人,还有那些评论,给予我非常大的勇气继续更文还有非常感谢各位给我小红心的人

非常感谢大家,还有对不起

如果我重生

5
别墅四周围着篱笆,一条小路直通別墅,除了別墅四周全是玫瑰,空气混合着花香和某种腥甜的味道
一个身穿红色礼服的女人手上拿着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玻璃杯,液体随着女人的手在玻璃杯晃动着宛若一朵在风中摇曳的彼岸花
在看到叶想出现的那刻,女人轻勾起嘴角

「欢迎回来,澄悦」
女人将手中的液体朝着空中抛洒,鲜红的液体在空中形成一个人形,接着就消散了
「锦君,我终于能见到你了」声音似是低语,又象是祷告
安月形站在别墅的门口,带着白手套的手还未敲到门上,一个声音说道
「请问是要参加同学会的人吗?」
安月形还没回答,门后的人象是察觉到了门外站着的是谁,开了门
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门口,一张惨白的脸毫无半点表情
「原来是温大少爷,没想到您居然会来」语气中透着嘲讽
安月形:「我要的东西呢?别耍花招,林瑾炎」
「您的东西当然要等到宴会结束」
林瑾炎示意着安月形进去
当两人进去之后,门又轻轻地关上

叶想总觉的有人似乎正看着自己,但仔细去寻找时又会发现这种感觉又消失了
木岚站在别墅门口,门就象知道有人似的开了,走出一个身穿红色礼服的女人
女人的长相和林瑾炎相差无几,只是在精致的脸孔上更加了分阴柔
女人微笑,「好久不见了,金宥军......还有小澄」声音妩媚
木岚皱着眉对于女人过度亲昵地称呼自己的弟弟感到不满,「林堇桦,你认识我弟弟?怎么认识的」
女人思索了片刻,象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,嘴角的弧度更深,「当然,嗯.....你去美国的时候认识的,对吧,小悦」
叶想只是看着女人,有种莫名的恐惧和哀伤,依照剧本所给予的行动点了头,只是握着木岚的手忍不住加大力度,
木岚看着叶想带着恐惧的眼神,但却也没给多余的帮助,毕竟想在第四影院活下来是必须要有实力的
林堇桦示意两人跟上,在三人进入别墅后门又轻轻地关上

后来的我们

假设从影院出来后所有人都失去记忆,所有人回到现实世界,文笔不好,请多包涵

叶想最近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些什么

「叶想」

叶想回过神来看着刚叫自己的女同事A

A象是想到什么叹气说「叶想,听说上头要调一位经理来我们这边」

叶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,「上次有听别人讲过,不过好象都还没来」

「下周就会调来了,人事部的人偷偷告诉我的」

「是吗?」

「好象是一个大帅哥,貌似姓安」

叶想的握着咖啡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,「姓安?」

「好象是叫安什么形的」

突然的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

A接起电话听了一下就露出一脸幸福的微笑,朝着叶想摆摆手说「我男朋友要来接我了,掰掰」

叶想挥了挥手,「明天见」
伴随着A的离开,办公室又恢复了安静
叶想看了看时钟8:30又继续工作,手指在键盘上敲打,整间办公室只剩下敲打键盘的声音

在弄完最后程序之后,叶想这才伸了个懒腰,关了电脑准备回家
突然哒哒哒的象是脚步声从门外传来,在这个寂静的办公室显得格外的明显
叶想愣了一下,心想「现在办公室应该不会有人在来,莫非是小偷」,便随手抄起放在一旁的东西,站在门旁,准备等那人进来后敲昏他
门开了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,叶想拿着东西正准备敲了下去,就被一股力量撞到了墙上,东西也随之脱落
叶想被对方压在墙上,双手被对方反折着,脸色微微发白
,对方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颈间
叶想强逼着自己冷静,「你要干什么?」
对方却似乎没有回答的意思,「你是这间公司的员工」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寒意,眼神带着些意味深长
叶想看不到对方的表情,但直觉告诉他这人不好惹
对方似乎想到什么,「我是这里新来的员工」,一张工作证出现在叶想的面前,一张照片和一个名字映入眼中
木岚
一股奇怪的感觉在心中蔓延,来不急察觉,对方又加强了力道,似乎是等着叶想的回答
两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
叶想:「我是xx部的叶想」
确认了叶想的身份,木岚放开了手,看着叶想有些窘迫的脸
叶想此时尴尬的不得了,脸色有些发红,向对方道歉,就飞也似地跑了,回办公室
桌上的手机闪着亮光
叶想走进一看,是A传来的简讯
那个和你讲的消息是错的,我后来又问了那个人,新来的经理叫木岚才对

木岚觉的有些奇怪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,拿出手机,拨了几个号码,「帮我查一个叫叶想的人」

求助,如何开车,无法在里面发肉文

如果我重生

4
安月形挂完电话后,照着剧本又拨了一通电话,对方不到几秒就接起来了

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「温锋,你居然敢回来,躲了那么多年」声音尖而刺耳

安月形「长话短说,他们出现了」语气平淡
对方「这···这不可能,这世上没有鬼」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

安月形点开一个资料夹,顺手将东西寄给对方「证据已经寄给你了,爱信不信」

对方似乎点开了什么沉默了一下「你确定不是金宥军搞的鬼」声音恢复了冷静

安月形冷笑一声「一个精神病能做什么?」口气带着鄙视

对方迟疑「金宥军疯了?」

安月形「没疯但和疯了差不了多少」

对方「你做的?」口气笃定

安月形「不是我,当初他回国时知道金澄悦失蹤时,人就不对劲了」语气有些漫不经心

对方「真不愧是温大少爷,人在国外动作还么多」语气嘲讽

安月形冷声说到「闭嘴,邀请卡你也收到了吧」

对方「怎么了,你要去」

安月形「我到要看看是谁在搞鬼,这件事也该解决了」语气充满狠戾

对方「你说这件事是某人指使得」

安月形「要不然真是鬼吗?楚彦妃,你智商都喂狗了吗?」嘲笑的意味不明而喻

对方气急败坏的说「你··你···」

安月形「我要你假装是我的女伴,我在聚会地点等你」说完,电话直接挂掉,不等对方回应

木岚刚从录音室出来,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就走了过来,面容冷峻的男人用着公式化的口吻问着木岚歌录好了没

木岚只简短的应了声

男人似乎也习惯了木岚的沉默,接着就直接说起近日的流程

木岚沉默了一下,随即便说自己下个星期要去个聚会

男人点头深思,「知道要休息了,你小子也该好好休息了,对了你现在病情好点了吗?是该休息了···」口气透着欣慰,自顾自的说话也没有要等木岚回答的样子

木岚「?」

叶想还在家中,四周是一片黑暗,厚厚的窗帘遮挡住了阳光

叶想思索着这次自己的这个角色,当照到太阳时会不太舒服,体温也异常的低,原以为是恶魔猎人的关系但似乎又有些不太对劲

自从叶想来到这次的电影就从未出过门,一开始以为是因为金宥军这个哥哥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保护过度

但木岚从一开始就没有限制过自己的出入

叶想看着自己的剧本上写着活动范围这栋房子,只能默默的又45度角望天

天黑,木岚就带着叶想出发

木岚开车,不时还借由后照镜瞄一下车后座的叶想

叶想闭着双眼,斜靠着车窗,内心有些不安,心想等下就要见到那个人,曾经的敌人,安月形,那个令人感到敬畏的人,要是被发现自己是曾经那个恶魔猎人,那后果想都觉得背后寒毛都直立了

但同时,叶想也觉得可笑,或许安月形早就遗忘了自己这个人,自己可能将自己看的太重,毕竟没有人会记得一个已经死了人

沿途都是高大的树,在黑夜裏,环境显得十分阴森
远方可以看见一栋别墅,即便附近都是高大的树四周都是一片漆黑,但那个别墅却特别的显眼,一眼就可以看到

别墅的外观已深咖啡为基调,即便現在已經是炎热的夏季依旧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慄

木岚将车停放好了,转头准备要叫叶想起来,但在转身那一瞬间,身形有片刻的顿住,随即又反应过来,说了句:「小悦,该醒了」声音平缓如同
往常一样

木岚的内心却并非如同表面平静,那一瞬间他居然将车后座的新人和曾经的那人重叠在一起,不禁觉得有些可笑和失落

叶想睁开双眼,正巧对上了木岚的双眼,两人将这样望着,气氛顿时有些尴尬

叶想最先转过脸,含糊的应了声「嗯」

两人并一同下车

如果我重生

3
木岚看着叶想只简短的说了声「过来」顺手还拿了一条毛巾
叶想听话的走到了木岚身前,如同一个听哥哥话的好弟弟

叶想坐在木岚身前的地板上,地面铺着一层厚厚的黑色地毯,肤色在地毯的衬托下显得异常的苍白

木岚的呼吸不时拂过叶想的耳旁,温热的气流吹在叶想的皮肤上

叶想现在觉得自己有点方,背后隐隐能感受到木岚传过来的体温,上辈子,大概也只有依照剧本和别人牵手之类的,似乎也没靠这么近,思绪有些飘忽

木岚「下个星期,我有一个聚会」口气有些古怪,面部表情有些抽搐,不过叶想现在看不到
叶想「嗯」
木岚「需要你和我去」说完递了张似乎是邀请卡的卡片给叶想
叶想「好」看起了邀请卡上的内容,看完手上的卡片,手有点痒,想撕些什么
木岚在叶想将思想化为行动力前拿走邀请卡
叶想「······」一定是我打开邀请卡的方式不对,什么叫携带男、女朋友,哥,你带我对吗?
木岚内心表示等回去电影院要将所有海报烧掉

安月形是一名叫温锋的网路作家,专写恐怖小说,前年刚从国外回来

温锋的家境富裕,父母对于这个儿子极度的宠溺
,此人却极为讨厌和人有肌肤上的接触和神经质

温锋拒绝和家人同住,也拒绝聘请任何的佣人
位于闹区的公寓却象是与世隔绝,清冷和没有人气,就只有安月形一个人

安月形坐在电脑前,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,突然手停留在了一条新闻上
影后陈美雪和鬼才作曲家刘谦禾疑似交往,下方放了两人在咖啡厅的照片

新闻内容大致上是推测两人同时神隐是不是去闪婚
安月形照着剧本,打开电脑桌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,在陈美雪和刘谦禾的名字上各画个一叉,做完又放了回去

一声提示音将安月形的思绪拉回到电脑萤幕上,萤幕的右下角浮出一个小小的来信提示

安月形将鼠标移到那个提示上点了一下,讯息马上跳了出来
To高中老同学
好久不见了
来个同学聚会,要求携带男、女朋友(单身狗什么的没有也要去生出来)
地点该在旧高中改建的那栋别墅中
9月18号 不见不散
ps邀请卡是门票,千万不要分尸
  
安月形「·······」

安月形又看了一下讯息,随即给编辑打了一通电话
,话中表达了自己现在没有灵感,需要些时间出去走走,语气平缓听不出任何情绪,编辑大概也习惯了   的处事风格,就只说了稿要照时间交,其余并没有特别再多说什么




失蹤人口回归,近期除了更这篇文,应该还会在写新文,平行世界互穿的
这篇要走搞笑风
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多了个妹妹是什么感受,当看到本方boss和别方boss热恋中,队友性转什么的画风不要太魔性
叶想表示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
最大的危机是穿回之后

平行世界有安侯、岚僧······(白羽朔是男的),本世界all叶想(温羽凡是男的)

叶神生日快乐

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因为我可以看到全职高手这套书,知道叶修这个人,也很高兴我可以一脚就陷入all叶,有时后还蛮心疼叶修的成长过程,对于我来说叶神是我的男神,学习的对象

叶神,生日快乐
叶神身上我看到了勇气和重新来过的气概
一生入all叶,此生终不悔
all叶,一堆生

如果我重生

2
影院的墙上又换上了新的海报,第十度电影院的演员看到海报时是惊讶的,毕竟堕星的boss和黑衣教主同演一部电影的几率不高,更何况电影在没几天后就要上映,这情况不曾发生过,海报上是一栋欧式建筑的房子
海报上写着
《凶宅》
主演:安月形[×]
配角:木岚[×]、格兰迪尔[×]、邱淑慧[×]、沈陌[×]、陈晓雪[×]、高铭宇[×]
第十度电影院
这次的电影难度应该是中高难度偏高,虽然是内部的,但对于新人的存活并不报太大的期望,大部份的人都只是稍微看了新人名单,就专注于前四个演员身上,他们的脸色并无任何的变化,一如往常

直至电影开始当天,并没有人前来送行,电影院的演员依旧执行着每日的训练,对于第十度电影院,他们肯定他们的强者必定会在此部电影存活,所以无须担心,至于新人就看他们本事,毕竟第十度电影院是不养废物的,没人注意到原本写着高铭宇位子的字消失,渐渐浮上叶想两个字
当叶想看到现在的情况是心中无数隻羊驼驼飞奔而过,前方滚来的大铁球,一点点的压上他的身体,从脚趾开始慢慢向上,传来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声音,鲜血从身体中流出
此时的叶想是呈现漂浮状态,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碾成肉酱,确实是肉酱,原本存在于身体的骨头,可能已成为粉末,混杂在肉里,器官也被碾压得极为彻底,都已看不出原貌,资料如同第一次来到地狱电影院灌进脑海中,而高铭宇的脸也一闪而过,眼前一黑
或许这就是命运,当叶想看见高铭宇捡起地上的那张纸时,那一瞬间瞄到纸最后一个名字,高铭宇,心中并警铃大作,一把抢过那张纸,在高铭宇看纸上内容之前,而纸上的内容也应抢夺这动作而暴露在叶想的眼前,赫然是两个血红色大字写着游戏,字下是一栋欧式建筑,刚才写着高铭宇位是子的地方也换上叶想的名字,接下来眼前并被黑色所覆盖,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见,叶想嘴角动了动说了句:「好好活着,别来找我。」
高铭宇是叶想的发小,小小年纪的叶想从小父母就忙于事业,无暇去照顾他,请能信任的人也不多,于是请托叶想父母的朋友高青照顾,于是叶想时常到高家蹭饭,对于生理是小孩,心里是大人的叶想,高铭宇可说是看着长大的弟弟

感受到旁边温暖,叶想往旁边蹭了蹭,随即发现不对,身体立刻因警戒而僵住了,意识到旁边是个人,且剧本不会在一开始就出现死亡,很快又放鬆了,剧本灌进脑中
第一幕
随着剧本的进入,叶想明白现在的状况,这次扮演的金澄悦,从小就没了父母和哥哥金宥军相依为命,和哥哥的感情极好,而身旁的人便是金宥军
看到金宥军的扮演人时,叶想的身体僵了一下,虽然知道会遇到,但没想到这么快,,心中的情绪很快就压了下来
木岚先查看了剧本,感觉到怀中的人的动静,身体本能的紧绷,等看到人物名单时,眼孔瞬间收缩,目光停留在叶想二字,但是随即又想到或许是同名同姓的人
按着剧本,木岚伸手摸了一下叶想的脸颊,说了句:「小悦,该起来了。」,手的温度随着动作传到叶想的身上
叶想的眉毛微微动了动,眼睛缓缓睁开,但随即又闭上,往木岚的怀中挤,声音含糊的说:「哥,再让我睡一下,一下下就好了。」,耳朵红的快地出血,内心也把剧本骂个狗血
木岚看着怀中叶想的变化,总觉得好笑,同时也认为这个新人的适应不错,演技也还能接受,只是心中有种莫名的熟悉感
安月形看着剧本时,也注意到金澄悦的扮演人,叶想,心想是不是有人复活叶想,但念头随即又打消,因为复活是直接复活于影院,而不是从电影中复活,但却又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,传了一条讯息给木岚,要他注意叶想
木岚接到讯息时,立刻回了句:「是的,大人。」,看了一下正从浴室出来的叶想,叶想的脸似乎因为刚洗澡的缘故,微微发红,髮上的水顺着脖子流了下来,沾溼了衣服,隐隐看的到细致的锁骨,心中莫名的情绪烦躁,有种想把眼前这个人占为己有的冲动,木岚不是没有怀疑过叶想是重生的,但理智告诉自己不可能
或许是木岚的眼光太过于强烈,刚出浴室的叶想也感受到了,回望了木岚,眼中带着迷茫,问:「哥,怎么了。」,心中却不安了起来,心想自己被认出来了吗?,但很快又打消这个念头,毕竟长相差太多了,以前是明显一副南方人黑眼棕髮,虽长相不是特别俊美,但总给人一种顺眼的感觉,犹如一汪平静的深潭,会慢慢将人给吸入,现在则是一双清澈的绿眼,和一头棕发,稚嫩的脸庞,虽然看着年纪小,但却隐隐透着觉悟,虽然是两种极为不同的反差,却有着和谐,像是陈年的酒,带着甘甜不知不觉沉入其中。





先刷岚叶,安boss下篇才回出来

如果我重生

如果世界可以重来,但愿我从来没遇见你们,这是叶想闭上双眼时,心中最后的念头,面对他们的背叛,叶想虽然恨,但他明白这是为了生存,谁会想要一个失去能力的废人而付出生命,只是存于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悲伤,犹如心肺被撕裂的痛,或许这比死亡更痛苦,,四周弥漫着死亡的气息,叶想沉入黑暗中 。


这场电影的终束,演员们没有还能够活着的喜悦,只有一片哀伤,每个人都明白这次能活着,都是因为牺牲叶想才能存活的,侯爵回到十九度电影院后,心情异常的沉重,对于自己下的决定有些后悔,尤其是最后看到叶想绝望的眼神,侯爵知道自己身为驱魔阵营的boss,必须做出最有利的判断,牺牲一个失去能力的恶魔猎人,可以换来多数人的生存,是正确的判断,但心就是隐隐作痛,南宫小僧一得到叶想的死讯,可说是立马就出现在侯爵的面前,南宫小僧只想确定叶想的死只是玩笑,他不相信叶想会死去,但侯爵只是摇头,小僧的愤怒很快的上涌,但他明白这个时候不能翻脸,为了整个影院和叶想的牺牲,只是愤恨的捶了桌子,就走了出去,恶魔猎人死亡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每个电影院,十度电影院,木岚轻敲着门,随即房间的人并说了声进来,木岚走了进去,木岚的表情一如往常的郑定,但紧握的指间微微泛白,透露了他的心情不怎么好,沐岚将叶想的死讯报告给了安月形,安月形表情并无任何改变,沐岚退了出去,门关上的瞬间,安月形轻笑了一声,对于这个结果,他早就预料到了,但心中似乎有些烦躁,安月形将它视为又少了一份乐趣的反应。


叶想很想问候这世界的祖宗十八代,实际上他也那么做了,只不过发出的声音全是婴儿的哭声,挥动肥肥短短的四肢,看着眼前慈爱看着自己的新父母,叶想心想或许重生也是不错的,但还是有些悲伤对于以前的父母,自己无法陪伴他们,或许是因为成为婴儿的缘故,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


叶想看着镜中的自己,一头棕色的短发,深绿色的眼睛,嫩白的肌肤隐隐透着红晕,身后的翅膀,活脱脱就是一个天使,还有那狗血的身世,叶想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自己的曾曾曾侄孙,没错不用怀疑确实是曾曾曾侄孙,想当初母亲为自己取名为叶想时,叶想还在感叹着命运的巧合,但听完母亲接下来讲的事后,叶想真心想揍命运,如果命运真有实体的话,前世的父母在自己失蹤后,就拚命的寻找叶想,可惜找了很多年都找不到,叶母在某次寻找时昏倒,送去医院检查,发现又有了,听到这里叶想庆幸父母有人照顾,很多年后还是没找到叶想,但叶想的父母始终不相信叶想死了,到了临终前还交代一定要找到叶想,叶想听到此时双眼已泛着泪光,对于前世的父母感到很抱歉,自己无法尽孝道,叶想的弟弟也照父母的交待寻找着叶想,可想而知这件事成为了一个传说,世世代代相传,叶想的母亲一看到叶想,就想起了这传说,就取了这个名字,还有叶想的父亲是一个英国人,一个英国的某个古老大家族,有着特殊能力,叶想听到此时差的吐血,心想这世界真没在整我,一定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,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翅膀,身体里还有着恶魔猎人的能力,深深赞同了那句人生是由一堆狗血组成。






下篇进正剧,第一次写文,写得快吐血,真心感谢写文的大大们,给我好文,第一部电影先刷安岚叶